顏色之外 Part II



刷油漆的故事–趴兔,發生在書房。
話說臥室的漆顏色太淡,因此要以其他的深紫色圖案去提襯,這回兒由於趕著去報到上班,必須兩天內完工的書房,以上次的顏色經驗,就不敢選太淡的顏色,不料匆促中,卻選了太深的顏色。這會是過與不及的慘案嗎?

(閱讀全文…)

Continue Reading顏色之外 Part II

巫婆、交通御守與吸塵器


知道我想成為巫婆的人不多,偏偏P好像知道這件事,那天寄來一篇陳文茜寫的巫婆的故事,唉優!我可是比較想做可愛、有智慧、喜歡幫助人的那種巫婆,雖然有時候我會壞壞的….
古代的巫婆應該都是有智慧的女子,他們精通醫術、了解自然,所以才會被統治者懼怕吧!

(閱讀全文…)

Continue Reading巫婆、交通御守與吸塵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