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齡隨筆

六本木

年齡,對於女人而言是秘密,對於認識我的某些人而言,有時像是個假象。
因為,除了很熟悉我的人外,大概很少人知道我真正的年齡。尤其到上海後,當地的同事都覺得我年紀輕輕呢!
所以,當我說出年歲時,就會嚇到人了。

(閱讀全文…)

Continue Reading年齡隨筆

天藍藍,櫻花飄

只可近拍無法遠觀
櫻花的凋謝是一瓣一瓣的,如雪;尤其是在晴朗風吹的日子裡,最能瞧見。
就像是今天。
科苑路上的櫻花,似乎沒有約好一起開,不過有如輪唱般的餘韻,讓看花的時期變長了。從路口開到巷尾,應該還可以看到幾天的花景。
趁著晴空,拍了幾張照片,這兒的櫻花好大朵,花團錦簇的,讓我有點懷疑是否是櫻花,還傳了相片給淑華,她找了老師來看,確認應該沒錯;不過,我倒懷念起台北山上的山櫻花,比這粉白色的耐看。
去年閏月,春節來得晚,因此過節回台北時,小城的櫻花幾乎都凋謝了,今天出去逛逛後,本來是那沒賞到櫻花的遺憾,現在這會兒就把心裡那個缺角都補滿了。
而且,還有難得的天藍藍。

(閱讀全文…)

Continue Reading天藍藍,櫻花飄

怎能忘記琦君

如果說我的文筆還不錯,應該歸功於少年時代觀看的大量雜書。
而偏愛的散文寫作,啟蒙老師則是琦君那一本本的書了。
這得回溯到國中時代,當時只要國文考一百分,老師就會送我們一本爾雅、純文學或者九歌的書。我總是喜歡挑琦君的作品。畢竟林海音、張曉風讀起來,那時的我覺得有點吃力。

(閱讀全文…)

Continue Reading怎能忘記琦君

我和妹,和你


生日這天,總是會感觸很多。雖然很忙,仍翻出前陣子翻拍的相片。
裡面是我跟妹,但是是你幫我們拍的,因此,當時,你正透過鏡頭在看著我們….
現在我又大了一歲,你知道嗎?
雖然拍攝當時的景況,絲毫不記得了。
但是,很奇妙的,看著照片就會有暖暖的感覺。
放上這幾張照片,作為生日這天的句點。

(閱讀全文…)

Continue Reading我和妹,和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