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應該在7月31日就寫這篇文章作個紀念,但整理資料所花的時間比我想象的多,因此就拖到了今天。

2007年7月31日正式的離開了原本的公司,展開了我的Gap Year。在整理好行李,安排好託運後,在2007年8月18日展開了30天在中國的旅行

上海→太原→大同→平遙→西安→西寧→西藏→上海


中秋節前夕回到台灣,除休息外,實現了騎單車的夢想,將旅行的文章集結成書外,仰賴朋友轉介的一些案子讓我可以維持房貸與基本的生計開銷。在這樣的狀況下一年過去了。

我將這一年的工作成品整理了出來,看著表列的項目,這些成品為我帶來的除了稿費外,還有其他的收穫,例如面對經理人時,我看見每家公司成功的策略,無形中又提升了自己的視野;深入基層探訪工廠、接觸黑手專家時,我感動於這些台灣競爭力的根源。還好有朋友不嫌棄的發案子給我、也還好自己編採功夫沒有荒廢,可以重操舊業,藉由採訪工作去印證與沉澱過去的種種經驗。

而這段時間更是我入社會以來與家人互動最頻繁的時光,這更是難得的收穫。

在這Gap Year 其實我沒有空閒著,而是倒掉一些上班時才有的種種,才可以讓裝著生活的瓶子有空間可以搖晃,昇華出不同的滋味,或許說這是一個 Mix Year。

但在很多人說羨慕我之際,卻沒看見這樣的行動其實需要勇氣,在不惑之年前,將自己打回原形,沒有公司的庇佑與保障,重新去面對人生。

但是未知的未來,每天充滿挑戰;收入少而不定,我越來越懂得珍惜;疲累的採訪奔波,是我學習的功課;沒案子時不會驚慌,就去騎單車接觸另一個世界….

不過,回想這一年,可以圓滿的離職、在旅行的路程中很順利、總是有案子可以餬口,口袋雖不深但生活與精神卻富足……..
I must have done something good,才會有這樣的機會,可以遇見生命中的Something good。

經過一年的沉澱與整理,未來的一年期許自己成為一個全職專業的Freelancer,加油!

p.s.
I must have done something good
是電影真善美(Sound of Music)插曲Something good的歌詞
「….Nothing comes from nothing
Nothing ever could
So somewhere in my youth or childhood
I must have done something good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