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到有點遠又不太遠的地方,打開地圖掃描方圓城鎮,揚州成為首選,對揚州之印象深刻,除了歸功於唐詩中的煙花三月下揚州外,就是電視看太多的結果,像是鹽幫的江湖故事;又像是前陣子看了一半的網路電影:煙花三月(註一)。對揚州城的名園、對於運河上的故事、對於淮揚菜,都心嚮往之。

鑒於上次杭州只住一天,第二天晚上趕回非常累的經驗,加上正值酷暑,恐怕很難玩得精實有效率,這次決定住上兩天(7.22-7.25),這樣第三天午後回來,到上海還不會很晚。

決定後,開始準備訂火車票跟訂房。查完火車時刻表,發現上海直達揚州的火車,每日三班。沒有一班的是好時間,勉強只能選中午的班車,而且搭到揚州要五個小時,『5個小時就5個小時吧!反正就睡覺!』心裡本來是這樣盤算的,但十分不甘心,因為除了時間長外,火車發車時間都卡在中間,算算這樣幾乎少玩了一天,又開始研究轉火車這件事,因為揚州到南京的車子還算多,要不要順道到南京去走走?後來由於兩天後就要出發,出門找朋友經過車站時就先預買了票。

啟程前一天下午,開始研究行程,突然間朋友MSN來說上海有客運可以直達,但我不喜歡坐太長久的客運,而且火車票都買了。但意外在討論區中看見上海到揚州的被推崇的交通方式,竟然是先坐火車到鎮江,然後轉客運到揚州。多找了幾個人的說法,也查完上海到鎮江火車班次很多後,我決定放棄火車直達。這樣我可以早點出門,不到兩小時火車加上四十分鐘的客運,我就可到達揚州,而且訂了揚州客運旁的如家旅館,這樣應該很順。

本來想當晚去退票加上預購明天一早的票,但有點懶惰,想著或許可以翌日一早去退票加上買票,這樣晚上就不用再跑一趟。第二天一早八點左右我就到了上海火車站,看購票口人頗多,就決定先去買票,最近一班到鎮江的動車(註二)已經沒有位置,下一班只剩一個位置,但是在兩個車廂。應該是說上海到蘇州只剩一個位置了,但是蘇州到鎮江還有很多位置,這兩個位置是屬於不同車廂的,所以我拿到兩張票。

票務員給我票之後,千交代萬交代,上海到蘇州那個位置,不要去坐,要我直接去蘇州到鎮江那個車廂,她一直說,『不然你會來不及的!』說真的,我完全無法理解她的說法,心想『車廂之間沒有通嗎?』但我還是拿著票複誦著『到這張票的車廂?』她點了頭,我心想反正照做就好。

然後,因為這次排隊排超久,決定順便買周日要去蘇州的火車票。接著找到退票窗口,退了直達的車票。(更多買火車票的故事請看 在中國搭火車__購票篇)

上火車時,才終於理解票務員的意思,這個班次的火車看來是兩組火車組,中間相連處是無法通的。而第二車廂與第十車廂之間距離非常遠,火車靠站的兩分鐘內,我是無法換到另一個車廂的。於是,我到蘇州前就站在後頭,靠著牆,四十分鐘後,我就有位子了。




上圖為動車組內的狀況,很舒適。

註一:煙花三月是一部以淮揚菜為主題的電影。我只看了前面,因為要出門所以沒看完,後來找了資料知道是『天下第一味』小說改的,聽說小說比電影更好看,我想應該是因為電影的成本限制中無法表現很多做菜的技巧,不像飲食男女可以找到阿發師來當那隻手,當時想買小說看,也找不到,原來是還沒發行呢!不過作者周浩暉有將全文放置在它的博客上,如果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。

註二:07年4月第六次火車大提速後,頭文字D的動車組出現了,而且有獨立的候車室,什麼是動車組呢?因為我的疑問,同事米雪兒特別幫我找到了動車組的解釋,簡單說以往是一個火車頭拖著一堆車廂,動車組則每列車廂都有動力,所以一起跑起來會特別的快,平均時速可以超過兩百公里,是中國的高速鐵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