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說我的文筆還不錯,應該歸功於少年時代觀看的大量雜書。
而偏愛的散文寫作,啟蒙老師則是琦君那一本本的書了。
這得回溯到國中時代,當時只要國文考一百分,老師就會送我們一本爾雅、純文學或者九歌的書。我總是喜歡挑琦君的作品。畢竟林海音、張曉風讀起來,那時的我覺得有點吃力。


印象深刻的有綠色照片封面的『桂花雨』、枯葉照片的『細雨燈花落』、淺藍色圖畫的『琦君說童年』….等等。記得出社會後,本來想把這些書送給其他晚輩,但翻起這些書,才發現當時似乎是鉛字排版,印刷出來的效果不好,字小紙質也差,就在搬家時處理掉了。心想,有機會得去買新的版本。
為什麼當時會喜歡琦君的書呢?自己推測原因應該是她寫的東西,看來是清淡的故事,但細微處卻讓人動心,像描述母女之情的髮髻、眼翳;像形容如雨的桂花落下;像那到現在我都還深深記憶『雲腳長毛了』的颱風預兆,她豐富的人生體驗,在一篇篇文章中,替一個小女孩描繪出大時代的輪廓。簡單的文字、內斂的情感,讓我孩提時看懂了故事,長大後卻了悟其中的情感;也才體會平淡簡單的文字,最難寫好但也最有力量。
今天早上看新聞,琦君過世了。
並不想訴說什麼悲傷與難過,只想說,我是看琦君的書長大的,書的內容也許不是全部記得,但這些書應該對於今天的我,影響深刻。
『琦君,本名潘希真,字希珍,浙江省永嘉縣瞿溪鄉人,民國六年七月二十四日出生…….』看著新聞,熟悉的記憶在腦海翻起。